我一直呼吁关注农民工兄弟‘讨薪难’的问题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1-11 05:0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二是调整改革工资保障制度。贵州省政协委员、省青年法学会会长孙光全说,现有工资保障制度效果不佳,应该进行相应的调整,因时而异建立可操作性强且切实有效的保障制度。

一是加强政府主管部门的监管力度,向违法违规行为“动真格”。卢绍朋说,农民工不怕遇到困难,就怕找不到解决的门路。希望住建等相关行业主管部门主动作为,不再推诿扯皮,敢于向违法违规行为“动真格”,保障农民工工资足额发放。

“过去当工人,要工资时最怕部门‘踢皮球’。现在当老板,最怕市政工程换领导。”卢绍朋说,有时忙活半天为了能拿到工程款“大头”,不得不放弃好几万的尾款。

卢绍朋说,近年来,政府针对农民工“讨薪难”出台了一些政策,矛盾有所缓解。但由于缺乏有效监管,保障政策并未有效落实,加之建筑企业鱼龙混杂,仍有不少顶风作案,恶意欠薪。

同是建筑企业负责人的贵州省政协委员黄建辉也在为此苦恼。“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行业竞争激烈,工程利润被压缩,缺流动资金一直制约企业发展。”他说,虽然保证金只是百分之几,但也要几百上千万。

“根据相关要求,建设单位需按工程造价的5%存储工资保障金,而这一保障金通常由总包公司代缴,对企业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负担。”卢遵荣说。

“当委员8年来,我一直呼吁关注农民工兄弟‘讨薪难’的问题,那都是血汗钱,不能欠。”贵州省政协委员卢绍朋说。尽管已当起了工程老板,但谈到“讨薪难”,农民工出身的他依然感同身受。

贵州省政协委员卢遵荣说,即将开工的贵阳市假日方舟项目,有三家公司参与建设,其中一个企业就缴纳了828万农民工工资保证金。对于一个利润在6%以下的项目,基本上等于把所有的利润点都交出去了,企业运转维艰。

“欠薪的原因很多,有的是企业真没钱,有的有钱却拆东墙补西墙了,有的甚至把市政工程的钱挪作他用,还有的工程被层层转包。”卢绍朋说。

一些代表委员说,虽然工资保障金一直以来被认为是解决欠薪的“紧箍咒”,但却未能充分发挥作用。一是因为申请启用程序复杂,周期长。二是相对于庞大的欠薪金额,保障金数量有限。

三是推行劳务实名制工资管理制度。据了解,当前贵州正在推行这一制度,逐渐全面实现农民工工资发放实名制,通过银行卡月结,以达到遏制欠薪的目的。